愛在心裡怎知道How do you know—選擇讓你做自己的伴侶

這是一部沒有狗血浪漫,誠實討論愛情本質的故事。

Lisa從小是個優秀的運動員,她的人生正向、理性、獨立,人生秉持著許多座右銘而活,不善感也不輕易吐露心事,就連人生的目標和一般女孩都有些不同。她一心一意熱愛壘球,但突然得知被球隊踢出之後頓時失去人生的下一步。此時她同時因緣際會遇上了男壘明星投手Matty,以及明明身為公司老闆卻不知道自己為何背上黑帳黑鍋的George。當時George剛聽到噩耗心情糟到谷底,酗酒多日,因此狼狽的模樣錯過了給Lisa建立良好第一印象的機會;但同時卻又因為Lisa理性沉著面對挫折的態度對她產生好感而念念不忘。另一方面遇到Matty的Lisa,一開始覺得Matty的自我中心很荒謬;但迫切想逃離那個充滿”遺憾、哀傷她離開”的球隊環境,卻又不知何去何從的情況下,向來對愛情沒有特別預期或想法的她,也就不自覺投入Matty有點衝動的積極主動攻勢之下。

這個故事裡沒有王子,也沒有批判性地把誰歸類為絕對的壞人。

Matty有著明星光環,過著奢華的生活,一手討好女生的招式,但是個不折不扣的自戀狂。他開始覺得Lisa特別,是因為她發了脾氣卻又回來道歉。雖然他真心喜歡這個女孩,從那些不斷求她留下來、以及那些(即使根本不是對方想要的)努力挽回的調整、動作等等可見,但他的極度自戀使得在人際互動裡他一心追求的就是別人對他的崇拜、稱羨、讚許,並期待對方說出自己想聽的話。他無法打從心裡察覺他人的感受,也缺乏細膩的同理心,即使他認為他應該要關心對方的時刻,還是改變不了”隨時關注自己勝過關注他人”的壞毛病。這樣的極端性格使得他在愛情裡面總是用”自己認為最好”的方式在對待對方,而不是真的知道對方想要什麼,如同那些—準備好給留宿女生的全套粉紅色運動服、突如其來送的一支完全不符合Lisa氣質的炫富手錶(還自己決定訂婚),或是重複試圖用”吃點東西”想安慰心情不好的Lisa…等等。

Matty的性格在故事裡被設定得很極端,但事實上現實中有許多隱性的這類愛情者。他們自我中心,總是把注意力不斷放在自己的付出上面,並期待得到回報。其實”喜歡自己喜歡一個人時的樣子”,確實某種程度就是使人沉溺於愛情關係的要素之一,而這也是這個故事想說明的重點,不過Matty是個極端的反例。兩人失衡的關係恰好讓Matty”極喜歡自己的樣子”,但原本很有自己個性的Lisa,在愛情裡卻漸漸變得越來越不像、也不喜歡自己,一面覺得自己精神層面不被了解、滿足;但另一方面又責怪自己似乎太常抱怨。

George正是另一個極端的存在。從他與助理還有父親的關係,以及最一開始他甚至特地打電話給素未謀面只是被轉交號碼的不知名女生(Lisa),支支吾吾表明自己死會,只是怕給號碼的對方正在等他回應…等等,可以看得出來他是個情感豐富、有點缺乏自信但又很替他人著想的人。雖然身為女主角最終的soul mate,但故事把他設定得一點也不雍容華貴,反倒有點笨拙、焦慮、小心翼翼怕打壞對方對自己想法的單戀,讓Lisa一開始覺得他根本是個怪咖。George和Lisa的某次巧遇讓Matty吃醋並說出”這是我的家,邀約別人前應該要先問過我”這樣的台詞,導致Lisa看清自認平等的同居生活其實並不存在,憤而離去暫時到George家停留。這個小小的機緣(也是George一路跑下樓梯、還冒著被車撞去買酒等等,費盡心力把握的)、一些酒精的催化,加上他包容、傾聽的個性,使得Lisa意外對他吐露了連和Matty都沒提過的,那些她對自己、對愛情、對人生的茫然。

如同一般的愛情電影,即使這個故事的腳色設定已經算是很不批判,當兩個男人拉出的極端使得高下立見以後,觀眾很自然就知道結局會是怎樣。但我認為劇本把觀眾都猜得到的結局做了很細心的安排。

先是因緣際會之下,Lisa跟著George去探望了他剛生產的助理Annie。對於曾表達”對於生小孩毫無想法”的Lisa,剛到病房時其實顯得有些尷尬不知所措。但後來小孩的爸爸Al出現,向Annie解釋了遲遲沒有求婚的原因,是因為他的經濟條件依然不穩定,很怕她受委曲…但沒想到她卻因為自己出於愛的不結婚決定而擔心不已,甚至遭受身邊人指點的壓力…..”我擔心妳遇上那些,使得妳覺得自己不好、想要妳像個正常人、想要改變妳、或要妳多愛自己一點…” 一句話反映了Lisa正被困在”自己必須不斷改變以調適關係”的處境。後來George更在她的生日派對上,送了她一個小小的培樂多(play-doh),用培樂多因清潔用黏土失去市場後受巧思被改用在玩具上的背景,暗示她即使一時失去了原本的價值也不要氣餒,只要做一點小小的調整,她可以過更好的人生,遇到懂她價值的人。

結局之間還牽扯了George與他老奸董事老爸之間的官司條件。那個”是要自己坐牢三年? 還是老爸坐牢二十五年?”的艱難問題,George把答案留給Lisa與自己的未來上。他過去的人生也許多半是為了重要他人,因此如果沒有Lisa,他依然是原來的他,那麼犧牲個三年換他老爸餘生就算了;但若是有了Lisa,人生有了他必須捍衛的意義,那麼他就必須開始替自己想一想。

這個故事不算有什麼很明確的高潮處,或是什麼特定的事就造成什麼很浪漫的轉折。但這些句句皆明確指向角色性格或是核心議題的鋪陳,以及在感情基礎上卻需要認清”不適合”的掙扎,都使得這些衝突或態度十分貼近現實,令觀影者更容易投射並檢視自身在愛情中遇過的困境。

4,594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關於 Franziska

政治大學心理系畢。 http://blackash.pixnet.net/blog
本篇發表於 電影觀後感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