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啟全加入清華紫光集團-台灣半導體產業的利空還是利多?

前南亞科總經理及華亞科董事長高啟全先生加入中國清華紫光集團負責記憶體相關事業群操盤的新聞,應該是這幾天半導體業界裡面最熱門的話題了。

綜觀高啟全先生加入中國清華紫光集團這個動作帶給台灣DRAM產業的觀感,幾乎不外乎都是一面倒的以悲觀的態度看待台灣的DRAM產業,然而從台塑高層針對高啟全先生的離職沒有動用任何的競業條款以及沒有任何的惡言相向的動作來看,高先生加入清華紫光不見得是台灣DRAM產業的利空。

台灣的DRAM產業歷經多年的風風雨雨,若不是台塑集團多次的力挺,早在韓系記憶體大廠的夾擊之下屍骨無存了,茂德和力晶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縱使這幾年記憶體的需求好轉,台灣的DRAM產業的位階也只是美光集團旗下的產能提供者,完全無法在整個記憶體產業上面有任何制衡或影響市場的位階了,然而未來記憶體的市場,毫無疑問的會是在中國出現,清華紫光當初試著併購美光,不外乎就是著眼於對於記憶體市場自主權的掌握需求,這樣的邏輯和中國自行建立許多面板廠產能是一模一樣的,然而針對美光的併購,很明顯的是被美國政府以資源和國家政策的觀點而擋下了,但是高啟全先生加入清華紫光卻是一個對於聯合中美台資源一個進可攻退可守的高招,除了可以重啟美光和清華紫光集團的合作之外,更可以加速台灣半導體產業的整合和最佳化。

台灣的DRAM產業其實早已經是殭屍產業了,這早已經是大家不想說出的殘酷事實,與其隨著市場的波動卻沒有真正的主導權,倒不如加速和有能力主導資源的集團結盟,但可以預見的一件事情是,隨著可以預見的兩三年內屬於清華紫光聯盟內的記憶體產能的開出,整體記憶體需求的主導權會慢慢移轉到中國的市場,即使高先生不加入清華紫光,這也是即將發生的事情,只是尋求不同的路徑而已。

從另外一個角度思考,在過去的十幾年,真正左右台灣半導體景氣的公司從來就不是這些記憶體的生產廠商,真正主導台灣半導體實際方向的其實是台灣的晶圓代工半導體業,也就是以台積電和聯電為主的產業供應鏈,台灣的記憶體產業充其量只是一個配角而已,所以在這波台中美的記憶體產業人才和資源的整合過程,台灣的晶圓代工產業無異是一個最大的受惠者,尤其是台積電,為何會有這樣的思考邏輯? 詳見分析如下。

中國記憶體產業的壯大,直接受到衝擊的其實是韓系的半導體產業,這當中又以三星半導體所可能受到的衝擊最大,如大家所知記憶體產業一直都是三星半導體的金雞母,不只是持續的替三星半導體帶來獲利,更讓三星可以利用記憶體產業所帶來的獲利去支持他們晶圓代工產業的發展,而三星晶圓代工產業的成長,也在這幾年慢慢變成台積聯電等晶圓代工業者的對手,這當中尤其以台積電和三星的正面對決最為居多,在近期不管是從蘋果手機中央處理器A8、A9乃至未來的A10訂單之爭,或者是爭取高通訂單所帶來的駁火,在在都顯示三星在晶圓代工的野心已經造成台積電的困擾,而台積電所遇到的挑戰和困擾才會是真正影響台灣半導體產業枯榮的關鍵,所以如果清華紫光集團在記憶體產業的壯大可以切斷三星用來發展晶圓代工的主要金流並進一步的減緩三星進軍晶晶圓代工的速度,這反而間接的幫助台積電拉大和對手支間的距離,台積電在晶圓代工有更久的優勢台灣的半導體產業才真的有更好的榮景。

1,274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本篇發表於 半導體分類, 社會觀察, 科技世界, 職場 並標籤為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