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玫瑰Chrismas Rose—燉煮不足可惜了一鍋好料

導演: 楊采妮
主演: 郭富城,桂綸鎂,張震

故事講述出身法律世家的陳志天(郭富城 飾),不願為犯罪者辯護的權力而使他質疑律師工作有違追求公義的理想,因此決然離開律師事務所成為檢察官。上任之後即遇到一門身障女性(桂綸鎂 飾)受醫師(張震 飾)性侵疑雲。陳志天亟欲將犯罪者繩之以法的執念,反而讓他迷失在這宗如陷五里霧的案件中,摸不清真相。

導演楊采妮初執導筒卻挑戰這麼大格局的題材,包括懸疑劇情的推演,節奏掌握不易的法庭戲,以及牽涉多方面的複雜情緒…等等,整體而言在劇情主軸上的呈現算是完整的,也看得到其成功的地方。演員的功力也著實加了不少分,也有助於潤飾部分過於矯作的對白。

 

整體架構明確,細節手法卻可議

但相對而言,就是因為格局大,議題牽涉深,更難掩拍攝與支線劇情上的掌握捉襟見肘。從開頭交代主角與其延伸關係角色、鋪陳主線劇情、並擴大檢視案件對控方李靜、辯方周文瑄與陳志天的影響等,在場景切換就顯得十分瑣碎且跳躍。特別周妻在其他家長間關係的改變、被記者盯梢、被迫幫孩子轉學等衝突與壓力等等,或許是礙於著墨篇幅或調度能力不足,皆僅蜻蜓點水地提及事件本身,角色情緒的傳達則顯得火侯不夠。

劇情來到法庭審訊之後,場景鎖定在庭上,表現的重心當然主要在演員詮釋技巧與答辯對白中,前述的缺陷就明顯少很多。演員演技功力及故事本身的戲劇張力與特殊性,很自然即將觀眾好奇真相的心情帶至高點。

以”起承轉合”來說,初次審判結果出爐,同時陳志天的父親過世是為其轉折點。以父親這個角色具體化陳志天心目中欲反抗的律師本色,背後反映的或許是整個律師體系的價值觀;但當故事來到轉折點,陳志天已經開始意識到因強烈偏見而拒絕正視的異狀,父親突然的離去與審判結果出來,陳志天坐在父親空蕩的病床崩潰大哭,悔恨自己沒有”給他一個解釋的機會”—沒有給一個機會去了解父親,或者了解許多律師同樣身為人,可能存在的人性與盲點;而同時他亦未給性侵被告解釋的機會,拒絕認清自己正因為這道銅牆般的防衛心,陷入偏見的盲目之中。

選擇繼續上訴是一個很好的”合”,因為不走過第一次判決,就無法使各個角色從模糊未明的真相中確立自己所選擇的、或顯現隱藏於內心的立場。例如陳志天,他開始意識到自己必須放下控方與被告的框架,面對真相;或是周文瑄,他堅持上訴的決定某種程度是暗示觀眾他的清白;或是周妻,因為周文瑄堅持上訴也增強她對丈夫清白的信任。當然最重要的是,在判決結果出來時李靜臉上顯見毫無滿足、放心或樂見之情,所留伏筆也令觀眾想進一步探究真相。

 

李靜的童年經驗與人格聯繫

劉倩的出現是擊潰壓力與精神狀態已於斷絃邊緣的李靜最後一擊。我認為李靜這個角色很經典。桂綸鎂看似用她熟悉的那套表演方式詮釋這個角色,但那輕輕細細的說話方式,把心事都壓抑於心底的抑鬱性格,帶點不切實際的理想顯示對未來消極的態度,以及不斷若有似乎釋出渴望被保護的心情透露出脆弱的低自尊,從一開始就帶給觀眾潛藏許多秘密、難以令人信任的疑點。劉倩出現以後,她的神色幡然劇變,童年遭受母親男友性侵、被生母忽視、遺棄的際遇,內心對於被愛強烈渴望,卻與創傷經驗造成對親密、信任關係建立之障礙相互衝突。其內在焦慮造成巨大痛苦,渴望以”遭受男看護性侵”的謊言尋求生母的關愛與保護,不但未得回應,反而因失序行為招致車禍癱瘓。即使現在憑著恢復知覺的上半身以教授鋼琴維生,她的世界卻因此被侷限住。童年未曾滿足被愛與照顧的內心破洞在這樣的生活下更劇烈腐化,因此當遇上周文瑄後她陷入情愫,卻也因為錯誤的投入揭開連自己都難以自處的生理缺陷及內心傷疤,受刺激下再度傷害了他人。李靜這個角色的經歷堆疊與人格塑造是完整且合理的,唯一美中不足是在法庭上崩潰回應劉倩時的唸白節奏十分不自然,有產生影音產生時間差的錯覺。

 

矯揉造作之敗筆

十分不自然的部分還有結尾。私以為最好的結束就停在真相揭露之後,此時已經揭露真正的核心,不單是醫療行為或是性侵官司的表面議題,而是追究社會問題根源、複雜的家庭關係對個人心理健康的影響。或許有些戲劇化,但我認為戲劇化得合理也驚人,同時這個戲劇化確實就發生在現下社會許多看不見的角落。但我個人非常忌諱接下來陳志天非常刻意、不自然、說教式而且粉飾太平的作結,好似積年累月的寂寞、恨意、自卑等交纏的惡疾,經由一句全身癱瘓都能復健到剩下半身了,因此妳要相信妳可以過得更好”這樣的”相信論”就可以受到撫平,然而哪個放逐自我的人不是在信任與傷害中周而復始、習得無助後才走上此路? 因此李靜破涕中嘴角露出的微笑令我非常不解,寧願這是個不屑、冷酷的訕笑也都比欣然微笑合理。另外陳志天與辯方律師的大和解、周文瑄與家人的團聚,在結尾時都刻意被提起了,或許是想暗示陳志天與”律師”的衝突價值和解,但我認為這些都不必要刻意提及,存在反而破壞了到那之前好不容易建立起的議題力道。電影可以不給解答,因為現實中也不存在對現象真正有效的解答;但絕不可以明明沒有解答,卻還想粉飾太平。最後陳志天拆開領帶,也打開心中的結,這個象徵性的舉動雖然在陳志天個人情感的推演上尚合理,但也顯得鑿斧過深。

 

破碎的推理與支線

劇情上可惜的地方還包括主線的推理上缺乏支線劇情支持,雖然”真相”突然的出現有力地解釋了動機,但除此之外,答辯過程中許多被牽出來質疑的角度卻都沒有收回來。例如周文瑄和李靜間所謂”真正的關係”;周文瑄說沒有男女感情是否為實話;若為真那收到那些意思明確的玫瑰卻又不避開,甚至違反醫病倫理之雙重關係是否更加不合理;陳志天的朋友提供李靜的過去及改名的紀錄,到底掌握的部分為何,存疑的部分又為何,為何陳志天讀後仍對她的背景不明就理;前面提到”周文瑄看起來想保護她”,從角色表現上完全感覺不出來,而之後卻也沒有任何的解釋;刻意連結陳志天妻子與李靜的師生關係,似乎是想埋下”與案主私下互動”的伏筆,但最後這個籌碼也沒有被用上,去掉這部分也不影響陳志天發現玫瑰中的秘密,顯然這層冗贅的設定反使得劇情複雜而失焦。

整體而言,我認為這部作品故事本身確實獨具創意,幾位主要演員的演技也將這些角色在表面與內心的複雜性撐起來。但是在劇情的枝微末節間環環相扣的縝密度仍然不足,比較像是東截西取後的發現與證據在難解的情境下進行對立而無解的辯論,直到天外飛來一筆的生母才出現比較有力的答案;而操作議題與檢視其延伸的影響所需要背後的技術面也尚待加強。因此是為一部值得一看,但難免稍感遺憾的作品。

3,380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

關於 Franziska

政治大學心理系畢。 http://blackash.pixnet.net/blog
本篇發表於 電影影評 並標籤為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